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 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欢迎光临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企业就像是江湖里的各大门派;

江湖之大,容得下帮派间的各领风骚;然而,江湖又世事无常,各家“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日前,国内植物蛋白饮品市场曾行形成了“南椰树、北露露、西(南)唯他、东银鹭、中养元”群雄争霸的局面。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而提起银鹭,就不得不说银鹭花生牛奶这个曾经市场占有率超八成以上,让银鹭在植物蛋白饮品的东南一隅一举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银鹭八宝粥和银鹭花生牛奶更是成为了8090后的深刻记忆,在它们最火爆的时候甚至还邀请林俊杰创作了歌曲,奈何最终百亿银鹭帝国却牵手百年雀巢,离我们愈来愈远了…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江湖险恶,争斗不断,帮派掌门易主更是成了家常便饭的事情。

2011年,百亿银鹭,牵手百年雀巢。银鹭集团以15亿元的价格将集团60%股份出售与雀巢,自此银鹭逐渐在江湖隐姓埋名,如今几乎销声匿迹了…

银鹭原本想借助雀巢的品牌、资金、渠道、人才管理等优势,立足基础、积极创新,以此来提振银鹭花生牛奶的市场占有率。

哪知是“与虎谋皮”!六年后,雀巢渐渐地露出了“獠牙”,历经二次股权收购后雀巢终于实现100%控股银鹭。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如今,放眼整个植物蛋白饮品市场,银鹭花生牛奶当下仅仅不到占6.2%的份额。虽仍有一席之地,但真的也仅仅只有“一席”而已。

月儿弯弯照九州,有人欢喜有人忧!

同样是“套现离场”,朱新礼的汇源,赵启三的金丝猴,以及陈清渊、陈清水兄弟的银鹭,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路。

同样是将自己“一手养大”的企业出售给外资公司,相比起被好时“拉黑”的金丝猴创始人赵启三,以及公然喊出“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的汇源创始人朱新礼,银鹭创始人陈清渊的一句“选择比我们强的同行”,虽然让其背负了不少“逃兵”的骂名,但未必不是一句实在话。

当然,最终雀巢100%控股银鹭,也就意味着其创始人陈氏兄弟成功“套现离场”。只是,这场有关“民族品牌陨落”的舆论风暴,远没有当初可口可乐提出汇源果汁时来得那般猛烈。

“银鹭”品牌的取名,源于“银城”和“鹭岛”二个含义。银城,是现今厦门市同安区的“别称”,“鹭岛”,则指厦门岛,事实上,银鹭的前身,就是厦门同安的一家村办集体企业。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说起“八宝粥王”银鹭的创办历史,堪称一部教科书级的传奇,银鹭集团成立于1985年,其主要创始人是陈清水、陈清渊两兄弟;

陈氏兄弟,祖籍福建厦门翔安新圩的马塘村(注,过去属于同安),早年这里曾是穷乡僻壤,“灯不明、路难行、水奇缺”,在地人常说:“有钱不借马塘人,有女不嫁马塘郎”,是厦门同安最穷、最贫困的乡村。

陈氏兄弟的父母都是农民,上有年迈的祖母,兄弟姐妹也有9个之多;

据陈清渊日后的回忆说,当年他家在生产队的超支欠款达到了1700多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啊!好不容易卖了一头猪,除了给孩子换回点学费外,另一半要全部交给生产队用来抵扣债务。

陈清水作为家中大哥,自然早早就肩负起了家庭的重担,小学只上了四年就不得不辍学回家帮忙。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不得不说,陈清渊比哥哥幸运一点,当初父母咬牙坚持让他上学,陈清渊高中毕业后,他就成了马塘村最有学历的人了。

也因读书多,毕业后的陈清渊先是做了马塘村的会计,后来去了新圩公社工作。

也因弟弟陈清渊的关系,四处跑运输的陈清水开始帮当地供销社跑菜蔬运输,期间几次因蔬菜易腐烂赔了钱,两兄弟就琢磨着做个长久又不用担心腐烂问题的生意,多次考察之后,两兄弟决定做罐头,易保存易运输,可就是成本太高了。

1985年,陈氏兄弟带着6名同村好友一共筹借了3万元,创办了同安县新圩兴华罐头厂(银鹭的前身),这是当年同安的一家村办工厂。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1988年,标准罐头生产通用厂房建成后,银鹭进入“茁壮成长”期。

其中,1990年获得爱国华侨黄福华先生20万美元的投资,创办了中外合作企业厦门同茂食品罐头有限公司,而1992年八宝粥试产成功并投放市场,银鹭一举成名。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也正是因为银鹭,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个企业造富一个村,马塘村也彻底变了样。

银鹭凭借其在1999年推出的拳头产品——银鹭花生牛奶,在植物蛋白饮品的东南一隅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银鹭花生牛奶一直在花生饮品市场上有着极高的市占率,最高时可达八成以上。

随后,银鹭先后组建厦门银鹭集团、厦门银鹭食品集团,拓展建设山东银鹭和湖北银鹭生产基地,发展驶上快车道。

2009年,陈清水、陈清渊兄弟以20亿资产荣登胡润富豪榜,银鹭的市值也跨过百亿门槛。

可就在2011年,算得上是银鹭最好的时刻,陈清水、陈清渊两兄弟居然选择出售银鹭。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对于不少人来说,多年前“银鹭花生牛奶,真材实料好滋味”这类耳熟能详公告词,至今仍在回味。

2011年,厦门银鹭被全球最大食品集团雀巢公司收购的“婚事”,曾引发当时舆论的极大关注。很多人追问,为什么辛苦支撑起来的本土民族品牌要被国外豪门染指?也有人说,银鹭找到好的“归宿”也是一件好事,并为之鼓掌祝福。

其实,分析之下也不难理解,银鹭花生牛奶虽然一直在花生饮品市场上有着极高的市占率,但产品单一和运营不力也成了市场诟病的焦点。

随着整个饮料、尤其是植物蛋白饮料市场增速的放缓,创新力不足的银鹭愈发跟不上社会的脚步了;

另外,银鹭的运营也存在不少问题。简单总结就是“店大欺客,目中无人”,彼时,国内的强势厂家普遍存在“欺负”经销商的情况,同样银鹭也未能“免俗”。

为了寻求改变,银鹭集团决定引入外部势力。

2011年,银鹭集团以15亿元的价格将集团60%股份出售与雀巢。随后,2017年4月,雀巢又从银鹭集团的合作伙伴处收购了合资公司额外的20%股份;2018年6月,雀巢再次收购了剩余的20%股份。

自此,农民3万元缔造百亿“八宝粥”的传奇嘎然而止,而银鹭这个国民品牌也旁落他人!

曾几何时,他们都曾是中国骄傲的民族知名品牌,风风光光的嫁入豪门,如今若被脱手转卖,难免令人唏嘘。

去年10月底,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由于近年雀巢公司进入缓慢增长阶段,公司正在考虑以1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两个中国子公司徐福记和银鹭的控股权。

雀巢CEO施耐德曾表示,银鹭旗下约三分之二的产品为本土品牌,如花生奶和八宝粥,它们的销售“令人失望”!由此可见,银鹭被“甩卖”并非空穴来风…

又一老品牌“倒下”, 百亿“八宝粥”传奇旁落,要被甩卖了?

​多年以来,中国企业被外资企业并购后,将“民族品牌”放弃或是雪藏,一直是吃瓜群众不能容忍的。毕竟,真的有不少“民族品牌”,在被外资收购后,落得不能善终的下场。

上世纪80年代的“八大名牌”饮料,除健力宝外,其他品牌均与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进行了合作。但无一例外地,北京的北冰洋、上海的正广和等品牌在“联姻”后,均被“边缘化”。即便是曾经红极一时的乐百氏,在2000年被达能收购后,也逐渐淡出了市场。

不过,相比起汇源卖给可口可乐时的“举国抗议”,以及金丝猴卖给好时时的“怒其不争”,银鹭此番彻底出售给雀巢,舆论的确要宽容和期待得多。

也许是在目睹了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失败后,汇源在近十年里的“沉沦”终于让很多人意识到:生意就是生意,在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对“民族”过分敏感,对企业而言未必是好事。

成王败寇,高卖低入,资本江湖屡见不鲜!

兴许,某些“民族企业家”原本的目的就是“把企业当儿子养,当猪卖”呢!

参考资料:

一波说《新年伊始,雀巢为银鹭换了一个中国老板》、

快消《银鹭“善终”:不要再用“民族品牌”绑架企业!》、《植物蛋白饮品“江湖”风云渐起,且看“五大帮派”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