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s比特币、缺钱、开发没战略,V神和社区成员在年度最大盛会Devcon上还在讨论什么? - 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欢迎光临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diss比特币、缺钱、开发没战略,V神和社区成员在年度最大盛会Devcon上还在讨论什么?

对比特币社区的以太坊批评者来说,上个月可以说是抓到了以太坊的“把柄”。

全球市值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约瑟夫•卢宾(Joseph Lubin)在特拉维夫(Tel Aviv)的Ethereal大会上承认,以太坊网络最初的形式并不适合大规模使用。这位ConsenSys CEO表示,“我们知道它肯定不会扩展。”

可以预见的是,“热心的”bitcoiners立刻在低下对以太坊发出“骗局”的叫喊。但Lubin的声明至少在Devcon(以太坊社区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年度聚会)上对以太坊的粉丝来说并不可耻,大约3000名与会者本周聚集在日本大阪。

diss比特币、缺钱、开发没战略,V神和社区成员在年度最大盛会Devcon上还在讨论什么?

即使那些知道“以太坊的第一个版本是不可扩展”的人也不认为以太坊早期的市场宣传是误导。他们将“技术迭代”视为发展的一个固有的过程。

“Bitcoiners有点像铁杆法西斯天主教徒,认为其他一切都是错的,”以太坊创业公司 Status的研究员迪安•伊特曼(Dean Eigenmann)说。

今年的Devcon大会的乐观氛围强调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的区别,这已经成为以太坊自己的不容小觑的力量:比特币是一种个人主义的货币资产,而以太坊,尽管它通向大规模采用的道路可能错综复杂,却是一个共同的承诺,继续共同试验智能合约。

Summa的联合创始人詹姆斯•普雷斯特里奇(James Prestwich)是一个旨在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创造跨链资本流动的项目的负责人之一。即使一条区块链显示的内容与最初的白皮书有所不同,也不会使它成为一个骗局。

“有些东西将在10年后出现。它可能与今天存在的[以太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可能不会有很好的连续性,”普雷斯特里奇说。“但名为以太坊的某些东西将在10年后出现。”

说到由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作为领导者之一的以太坊基金会,伊特曼补充道:

“基金会没有拿了钱就跑。”

那么,Vitalik在2014年向散户投资者出售了700多万代币以启动该网络之后,他们实现了什么呢?

首先,它们催生了一个全球生活方式品牌。有一种独特的美学定义了以太坊的活动,从彩虹和柔和的调色板,素食者友好的小吃,到关于普惠金融的主题小组讨论。

周二聚集的许多Devcon与会者都曾将自己的钱投入由开源软件管理的公共资金池,其中包括价值超过5.37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被锁定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应用中。如果说bitcoiners喋喋不休地说比特币“自由”不受审查,那么以太坊的粉丝则专注于创建“开放”和“协作”的平台,它们的治理比传统机构更加平等。

最重要的是,最初的以太坊平台激发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活动,从代币销售到DeFi贷款,并影响了监管机构对融资后“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的看法。据初创公司Dappros称,以太坊平台还吸引了全球逾1.7万名开发人员的忠实拥趸。

但对于这笔应计价值能否转化到下一个版本的智能合约平台(以太坊2.0),目前尚无定论。

“缺乏战略”

Devcon的与会者并不羞于讨论未来的道路,也不羞于讨论谁来资助这项工作。

根据以太坊客户端Parity的通讯主管Peter Mauric的说法,大部分与以太坊相关的资助项目现在将优先创建一个新的区块链——Eth 2.0。了解这类开发计划的消息人士估计,建造下一个版本的以太坊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没有人真正知道当Eth 2诞生时,Eth 1那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Mauric告诉CoinDesk。“在目前的区块链客户端中,没有太多的新开发。大部分正在进行的工作是维护。”

正如Prestwich所解释的,今年冬天,Eth 2的第一阶段——被称为0阶段——即将到来:

“移到0阶段区块链的ETH将被转换为一个新的代币。这些代币不能在链上移动。至少在发布6个月后,经过一个硬分叉将将添加传输功能。在那之前,用户是被锁定的。”

在可预见的未来,如何将数百个基于以太坊的代币和智能合约(包括DeFi项目)迁移到新链上,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计划。

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的开发者杰米·皮茨(Jamie Pitts)在周二的Devcon大会开幕式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我觉得他们缺乏策略," Pitts说。"“我认为有很多团队在研究自己的想法,但缺乏协调。”

根据詹姆斯·贝克(James Beck)的说法,有9个团队正在为即将到来的Eth 2区块链进行客户端开发服务,包括Protocol Labs、Chainsafe和ConsenSys旗下的初创公司PegaSys。

然而,据几位以太坊基础设施项目的知情人士表示,大部分用于ETH 1和ETH 2发展的资金仍然来自以太坊基金会或ConsenSys,另外还有较小的融资机制(如MolochDAO,Meta Cartel,这两个也接受公众捐款,为以太坊发展提供资金)。Pitts表示这与他无关,因为这些资助者不能控制开发选择。

Status的一人ETH 2团队Eigenmann,告诉CoinDesk这项工作对他来说不是优先的,因为他没有获得上述参与者的资金。因此,一名Parity的工作人员在开幕式上站起来,说“找到更多的方法来为协议设计筹集资金”是当务之急。

然后,在下午关于从Eth 1过渡到Eth 2的讨论会上,Buterin说,“最终”将会有一个路线图来将代币过渡到新系统,“几乎不会有任何中断”。听众就Eth 2上的新代币的价格提出了几个问题,这些资产之间的公开市场上的价格变化将会发生什么,以及在过渡期间交易所如何支持流动性。包括Buterin在内的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diss比特币、缺钱、开发没战略,V神和社区成员在年度最大盛会Devcon上还在讨论什么?

Zcash基金会主任Josh Cincinnati表示,以太坊除了依赖创始人的资金外,如何实现多样化仍有许多未解的问题,但它已经实现了自下而上、高度去中心化的参与。

Cincinnati说:

“事实证明,以太坊的真正擅长之处在于让开发者能够接触到新奇的金融合约。”

平行宇宙

Eth2.0并不是以太坊社区第一次创建新的生态链,许多粉丝相信以太坊生态系统有可能同时保持健康。

早在2016年,由于在如何解决The DAO攻击存在不同意见,社区最终分割成以太坊经典(ETC,真正“原始”的以太坊)和我们现在称为的“以太坊(ETH 1)。今天,CoinMarketCap上显示,ETC市值超过5.25亿美元,而Ethereum则达到了195亿美元。

同样,Nethermind创始人Tomasz Kajetan Stańczak表示,他的团队计划继续维持当前版本的以太坊客户端,只要人们使用它。

“我们相信,在某种程度上,这将是永远的,”他说,并补充说,他的初创公司自2017年以来获得15万美元资金,其中至少三分之一的资金直接来自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目前,我们正在向社区(未来的)投资者展示,我们提供了一款重要且高质量的产品,将长期造福于以太坊和DeFi。”

diss比特币、缺钱、开发没战略,V神和社区成员在年度最大盛会Devcon上还在讨论什么?

Stańczak表示,他的公司还计划建设ETH 2.0基础设施,因为他相信社区明白ETH 1.0不能扩展到满足用户需求。

“就像互联网连接带宽一样,我不指望以太坊的用户会对容量感到满意,”他说。“我认为以太坊是一种有限的资源。……有很多想法可以极大地优化平台的可用性。”

事实上,以太坊的区块链空间是有限的资源。由于该系统的拥堵瓶颈,9月下旬交易费飙升至每天35万美元。正如Coin Metrics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的,由于缺乏足够的容量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些区块几乎已经被塞满了94%。

此外,这个超载的系统已经依赖于企业基础设施提供商,如谷歌云和亚马逊网络服务。

根据区块链创业公司Chainstack的调查,超过57%的以太坊节点运行在这样的云托管提供商上。因此,如果这些公司中的任何一家停止支持专业的节点操作人员,区块链将会损失大量的容量。

然而,以太坊的粉丝对此并不担心。与bitcoiners对手相比,他们不太注重最小化信任。

Mauric告诉CoinDesk,个人“几乎没有理由”运行自己的档案节点。他预计,大部分工作将继续外包给服务提供商,如ConsenSys的项目Infura。 此外,他还认为,在需要验证事务的罕见情况下,功能有限的精简以太坊节点仍然可以验证事务。

Vitalik的观点

从Buterin的观点来看,Eth 1是一个成功的实验,它为Eth 2铺平了道路,后者需要在实时交易之前通过PoS来专注激励。

“我认为以太坊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ICO的繁荣几乎是一手资助了对所有这些通用密码学的研究,”Buterin告诉CoinDesk,他指的是2017年ICO的爆炸式增长,其中许多是用以太坊的代币进行的。

至于第二层的解决方案,即允许大量的交易在链下进行,并保留以太坊的账簿作为最终结算,但Buterin表示,有些方案的进展“比预期慢”。雷电网络(Raiden)和Plasma等离子都没有发展太快。但人们仍在反复尝试,并为此努力。”

不过,他也提到了来自商界人士的压力,他们不鼓励他公开谈论这些扩容挑战。

“他们跟我说你不应该说你自己的平台有局限性,”Buterin说。

Buterin说,以太坊基金会这个由主管Aya Miyaguchi负责日常工作的非盈利基金会至少还可以资助发展和继续发展社区6年时间。

“有很多新面孔,”他补充道:

“大多数Eth 2的研发团队,在2018年之前都还没有成立。”

一旦阶段0在今年冬天激活“信标链”,启动建造Eth 2的第一阶段,持有者将能够兑现他们原来的ETH,并“押注”他们来运行新的链。从理论上讲,这将激励社区在新链上工作,直到它可用为止。

Mauric估计,制造跨链工具需要“几年时间”。MakerDAO基金会的Porcaro告诉CoinDesk,他的项目领导有兴趣了解更多关于向Eth 2迁移的信息。但他的基金会拒绝就以太坊支持的DeFi系统的未来发表任何声明,至少在目前阶段是这样。

同样地,许多象征性的粉丝预计,即使在其主要资金来源——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和ConsenSys——将资源集中在构建新平台上之后,目前的以太坊系统仍将继续存在。

“我相信,很长一段时间里,以太坊仍将是DeFi和许多其他区块链解决方案的主要平台,”Stańczak说:

“它会成长,会变得更加强大。”